空蝉

空山不闻人语响

全职【包柔】起床气 (傻白甜向)

唐柔有很严重的起床气。

兴欣所有人都知道,除了包子。

所以他现在只能捂着吃吃作痛的右眼,泪流满面的看着眼前赖在床上的一坨白团子。

他第一次后悔了,后悔自己昨晚为什么要喝醉酒。如果不喝醉,就不会走错房间;如果不走错房间,就不会麻烦唐柔跑前跑后照顾他到后半夜;如果唐柔不照顾他,她早上就不会赖着不起床;如果她早上按时起床训练,包子就不用叫醒她;如果包子不叫她起床,他就不会挨揍……

“小唐,我求求你了快起来吧!”

白团子不为所动。

包子无奈,只好采用迂回战术。

这里戳戳,那里戳戳……

“啪!”清脆的声音。

咕咚。

被打下床的包子再度泪流满面。

 

“包子在柔柔房间里干嘛呢?”陈果满腹狐疑。

“叫她起床。”苏沐橙的语气里满满同情。

“啧,太可怜了……”×2

 

骚扰不成,只好拽被子。包子拽住白团子漏出来的一角,用力一抽——

纹丝不动。

再抽——

岿然不动。

包子内心os:我就不信拽不动你!【流氓蓄力中】

三抽!

被子终于被抽掉了。

只穿着吊带短裙的唐柔以胎儿般的睡姿大喇喇的出现其中,酥胸半露,若隐若现,不忍直视。

“啊哈哈哈,成功了!”然而,少根筋的包子连看都没看,直接把手里棉被一甩,走到窗台前打开了窗。

窗外的冷气咕咚咚的灌了进来,穿着背心的包子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惊得楼下老魏的鼠标差点没握住甩了出去。

冷气+声波攻击。

嘿嘿嘿,这回总该醒了吧?

回头一看,包子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。

唐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床垫下面,睡得正香甜。

 

“老板娘!”包子哭着跑了:“小唐她欺负我!”

 

床垫下的某只暗搓搓的笑了。

评论(7)
热度(35)

© 空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