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蝉

空山不闻人语响

纷杂与天空的云

篮球课上,每个年轻的女孩子都兴高采烈,我从她们举起,然后在空中画出完美弧线的双臂中窥探到了青春。

那是一种与众不同,单纯又充满张力的激烈情感。

同时对我来说,也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。

在老师的催促下,我也尝试着将球放在双手之间,跳起,推臂,落下,模仿着同伴们的优美身姿。然而,那颗不听话的球却没有碰到篮筐,仅仅碰到了篮网,球身与网绳轻轻摩擦,发出好听的声音,似乎是对我无力而空洞的表现的一种嘲讽。

像是如上描述的过程,持续了整整四十分钟。

在这煎熬的四十分钟里,我没有进一个球。哪怕是盯着篮筐的眼睛酸痛不已,带动手臂的肌肉发出反抗的尖啸,那球也只是一次次的被抛起,然后再重重落下,甚至于,有时候,连篮网都懒于对我发出嘲笑声。

于是我开始思考如何讨好体育老师以及挂科的补救方法。

↑开玩笑。

如果我会这样积极的思考的话,那就不是我了。

失败的空隙间,我会一脸灰败的抬头看看头顶也是一片灰白的云。

小时候曾经看过一本哆啦A梦的长篇漫画,讲的就是云上的国度。在那之后的十多年里,每次抬头看天,看云,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美好的故事。

不二雄在故事的最后选择毁掉了云之国,大雄和哆啦A梦一起坐在山坡上怀念那个带给他们快乐的国度。这一画面给了我很大的冲击,因为在当时,以我单纯如二愣子一样的思想,这样的美丽云国就应该一直存在,至于那云国以后该何去何从,那就不在思考范围之内了。

然而,作者却选择毁掉了云之国,让它在一个恰如其分的场合,以合适的理由合理的退场了。

给作者寄刀片的想法,应该就是在那时产生的吧。

↑开玩笑。

人的一生总是在追求着一样东西,这东西并不是具体的,而是抽象的,一个由人而生的实为“贪婪”的概念。

人总是贪婪的。

得到的愈多,想得到的就愈多。

然后在追求更多的过程里受挫受苦受难,便立刻大吐苦水,说人生是多么的艰难自己有多么怀才不遇世道有多不公等balabala,却从来没意识过,这种苦难很多时候都是自找的。

用一个当下的流行词来说,就是“作”。

有些人作明白了,成为了所谓世人口里的成功者,然后他们会分享经验给那些未成功者,在未成功者的拥戴和赞叹里获得自我认同和赖以生存的优越感。

有些人没作明白,就成为了平庸者。更差一些的,甚至成为了丧家之犬,每次被别人提起,都会被当做教育下一代的反面教材,典型例子可参考邻居大妈的饭后谈资。

所以,人都是贪婪的。

吃不饱饭的人,渴望温饱;穿不暖的人,渴望温暖;吃穿不愁的人,渴望工作;有工作的人,渴望升迁和涨工资;升迁的人,渴望更高的社会地位;名流渴望权力;权力掌控者渴望金钱;土豪渴望情感;而拥有最单纯的情感的人群,在追求着温饱和工作。

这是一个死循环。

这种追求即“贪婪”。

贪婪的追求都是一样的,志高远大之人的追求和我想投进篮筐的心情是一样的,过程也并无不同。

只不过投篮相对更简单一些。

追求虚幻和美好的事物,也是人类贪婪的本能。所以不二雄老师选择在漫画里教小孩子们认清现实。

而我现在所做的事情,和他也没有差别。

那就是认清自己。

评论

© 空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